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古龙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一二五六章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大周王侯:第一二五六章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小说:大周王侯作者:大苹果

    耶律宗元皱眉道:还不达旦九部、达迷里部、梅里急部、茶扎刺部这些部落的老东西们蠢蠢欲动,意图不轨?光是女真人,我何曾惧怕过?为了尽快剿灭女真人,朕才想借外力剿灭女真,腾出手来教训那些老东西们。他们一旦作乱,我大辽便重新陷入分崩离析之中了。这此案时朕最担心的事情。

    韩延寿呵呵一笑道:这就是了。皇上其实对女真和大周兵马都并不惧怕,以我大辽现有兵马,大可南敌大周兵马,北剿女真骑兵。唯一怕的便是内部分崩离析。但现在,老臣可以说,内部的这巨大的威胁将会很快消除,很快大辽便将团结在一起,成为一块铁板。

    耶律宗元皱眉沉吟道:你是说他们会回心转意?

    韩延寿抚须点头道:他们会的,局面大变,我大辽到了生死存亡之时,他们会意识到亡国之危。一旦皇上兵败,大辽将会有灭国之忧。那些部落不会不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皇上败了,他们也报不了多久。女真人,大周人是不会任他们逍遥的,同样会灭了他们。他们如今唯一的选择便是支持皇上,支持朝廷。必须打赢战争,大辽才能存续,他们也才能存续。不说大义,只谈利益,他们也只能这么抉择。

    大辽中京大定府位于燕山山脉之北的平原上,这里多条河流交叉纵横,滋润了大片肥沃之地。其中一条名叫老哈河的大河,不与其他河流相类。大部分河流都自西往东而流,偏偏老哈河是南北走向而流,将一连串的东西走向的河流给串联起来,形成一条树叶主脉一般的大河。每年汛期涨水,老哈河都会大泛滥一回,数百年来,在其周围形成了一片冲积之地。

    历经沧海桑田之变后,老哈河旁的这片冲积之地早已是一片树木葱郁,草木繁盛的肥沃平原。而大辽中京大定府便建在这片水草肥美之地上。

    大辽五京之中,东京辽阳、西京大同、南京析津府、上京临潢府这四座大城都是历史悠久的古城。有的已然有千年之久。但是中京大定府则完完全全是一座新的城池。至今为止,只有不到百年的历史。据说这是当年大辽圣宗的车驾从老哈河旁经过,见到草木繁茂肥美,牛羊成群结队,水草丰茂的此处地貌,甚是高兴。于是下令于此筑城,命名为大定。取得自然是‘天下大定百姓安居’之意。

    这大定府因为地理位置绝佳,又是新筑之城,所以并无一些老旧城池的桎梏。建城之时,完全仿制了大周都城汴梁的城池样式,分为内外城,以及内部的行宫。整座城池完全按照规划建造,呈现出一个外中内三层城池的‘回’字形城池。城池有意跨越老哈河而建,整座城池也如汴梁的汴河穿城一般有了生气和活力,便于货物运输通衢。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稍加改动之后的汴梁城的翻版。整个城池一样的气势恢宏,但却是一座生机勃勃的新城。

    发展到今天,中京大定府实际上已经是大辽国最大的城池,大辽皇帝也最喜欢呆在这里的一座城池。因为这里从地形上而言,有燕山和南边相隔,安全性没有问题。地里位置又不甚靠北,故而气候也算温暖。水流充沛,草木繁茂,颇有些燕北小江南的架势。而且因为仿造了汴梁皇宫于此,故而辽国皇帝居住在此城,也是表示和大周平起平坐,享受一样的待遇的意思。久而久之,中京盛极一时。

    此时此刻,中京大定府内城皇宫天圣殿后殿的东阁之内,有一个人正在大发雷霆。发怒的正是大辽皇帝耶律宗元。他刚刚得到了涿州失陷,三皇子耶律石被擒的消息。

    虽然他早就对这一切有所警觉和预感,但当事实真的发生在眼前之时,耶律宗元还是忍不住大怒大骂,抽刀砍翻了大定行宫东阁中的名贵红木桌椅,以及将从大周搜集来的各种名贵瓷器砸的稀巴烂。

    无耻!卑鄙!这群卑劣的南人,竟敢真的对我大辽觊觎,落井下石!当真是卑鄙之极!早知今日,朕继位之后便该集全大辽之兵灭了他们。现在虎落平阳被犬欺,这帮卑鄙之徒果然乘人之危了。而且还居然擒了耶律石。混账,实在是混账啊。

    东阁之中,正有手下重臣和大将聚集议事,众人闻此消息也都义愤填膺,怒骂不已。但同时,自耶律宗元而下,个个心中都生出了惶恐之感。大周三十万大军北上,女真人号称二十万骑兵已然逼近显州一带,正猛攻中京道迫近大定府。南北受敌,首尾难顾,大辽怕是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了。

    耶律宗元发了一顿脾气后,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他知道,发脾气也没有用,事已至此,需得立刻做出应对才是。

    众爱卿,你们谁跟朕说说,我们现在该如何应付眼前的局面?朕不讳言,这一次是对我大辽的极大考验,稍有不慎,我大辽很可能有亡国之灾。我们必须要拿出正确的对策来。谁能告诉我,有何良策以对?耶律宗元对着众人问道。

    十几名文臣武将沉默无言,各自皱眉不语。这样的局面,谁能有好的办法?很多人心中的想法已经很悲观沮丧了,他们甚至认为这一次大辽在劫难逃了。北有女真人,南有大周重兵,大辽内部各部族首领还在闹分裂,神仙也难盘活当前的局面了。

    耶律宗元连问了三遍,众臣皆无人回应,不免心中焦躁,正欲发作时,一个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

    皇上,老臣倒是有些想法,但不知是否成熟。

    众人转头看去,说话的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穿着黑色长袍,打扮的跟南人无异。此人便是大辽国宰相姓韩名延寿。韩延寿本是前朝老臣,耶律宗元夺位之后唯一委以重任的便是韩延寿了。不仅是韩延寿的家族在大辽国根深蒂固,更因为韩延寿德高望重,是镇得住场面的人物。耶律宗元的皇位也是横刀夺来的,他当然希望能够稳固局面,坐稳皇位。所以,拉拢韩延寿为自己站台是一个极好的办法。而韩延寿也确实需要这个机会上位,前朝宰相张坚因为忌惮韩延寿的名望,对其竭力打压。先皇倒台之后,韩延寿也终于得以解脱,对于耶律宗元也有那么一丁点的感激之意,故而便同意担任新朝宰相。

    不得不说,在稳固耶律宗元夺位之后众臣和各部落的人心上,韩延寿起了很大的作用,耶律宗元的皇位也日趋稳固。若不是出了女真人叛乱这件事,耶律宗元在大辽的地位可谓是高枕无忧的。

    这韩延寿和大辽之前数代宰相一样,对大周文化极为推崇,竭力主张辽人汉化,学习大周的各种文化。他自己也身体力行,所以列席朝廷之上是很少穿辽人衣冠,皆以南人袍服穿着,以示自己对此事的支持。

    哦?宰相有何见地?快快说来。耶律宗元大喜道。

    韩延寿轻抚长须,缓缓道:大周落井下石,悍然攻我。局面确实险恶之极。不过,皇上也不必太过忧心,这件事难道不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事情么?当初皇上要向大周求援助时,老臣便提过这个可能性。但当时皇上一意孤行,老臣也不好坚持己见

    耶律宗元面露尴尬之色道:罢了罢了,宰相不必再说了,当时朕确实是着急了,没妥善考虑周全。是朕错了好么?这件事不必再提了。

    韩延寿微笑道:皇上能这么想,老臣甚是欣慰。皇上是果决之人,错便是错,对便是对,绝不推诿。这正是明主之姿。皇上其实事后便后悔了,老臣心里明白。否则又怎会在析津府一带布置重兵呢?之后又决定拒绝大周的增援呢?皇上还是做了准备的。

    耶律宗元点头道:朕是做了准备,以防万一。但现在情形似乎并不乐观。析津府只有不到十五万兵马,而大周三十万大军北上。女真十七万大军已然攻到了宜州,两边都火烧眉毛,朕甚是忧心啊。

    韩延寿点头道:确然如此。不过皇上也不必过于忧心。老臣反而认为,大周变脸进攻,反而是一件好事。

    好事?耶律宗元惊愕道。

    韩宰相,您这是昨晚没睡好吧,还是中午多喝了酒?怎么说起糊话来了?这种局面,你还说是好事?可真有你的。大辽北院枢密使萧光肃皱眉大声讥笑道。其余众臣和高级将领也都面带苦笑看着这韩延寿。

    韩延寿不以为意,他见惯了这群脑子不灵光的武夫们讶异不解的目光,根本没拿他们当回事。辽人崛起于马背之上,这些人永远都以为武力才是一切,所以不读书不明理,只知道打打杀杀,所以大辽国没有太多的名臣,这也是不能和大周相媲美的重要原因之一。

    皇上,南人这次和女真人联手,以南北夹击之态攻我大辽,其意图再明显不过了,那就是要我大辽亡国。形势已然极为险恶了。然而皇上想过没有,我大辽最大的隐忧是什么?皇上为何要向大周求援,请他们出兵帮我们剿灭女真叛乱呢?韩延寿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