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帝国小说 > 大宋守夜人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惠福店

大宋守夜人:第一百一十六章 惠福店

小说:大宋守夜人作者:红汤厨子

    韩攻俯身就灯下仔细看了,稍直腰退后半步:韩攻请贵人允准,先行通报大帅。

    刘昭与好古兄约定的期限是二十一日,崔白之所以计划十九日夜赶到保州,正是要留出提前接触的时间。崔白的使命,说是与刘昭议事,不如说是好古兄的信使。而鉴于此次事态的特殊性,这次见面必须是秘密的。有了韩攻这条线,接触的问题应该就解决了,这也是崔白没有直接拿下这个潜伏的军机府人员,反而听从其安排的原因。

    可以。请通报刘帅,我争取在明日夜间赶到保州北关。信使现在就得出发了。崔白转头看看一旁伺候饮食的那个瘦小汉子。三十来岁,身高只有五尺一寸,面皮黝黑,却是长期阳光晒的那种健康的黑,虽瘦,却有筋骨,两腿罗圈。

    谨遵命,请稍候片刻。韩攻再一叉手,退出阁子。这是要去准备文书。

    一柱香后,韩攻拿着一个蜡封的小铁筒进来,交给那个瘦小汉子,立即出发,厩里四匹马都带上。

    那汉子接过信件,一言不发,向崔白行过礼,推门去了。

    大概什么时间能到?崔白问韩攻。

    六个时辰吧。

    崔白想了想,高邑到保州,按《河北西路道里图》,还有三百八十余里。听起来比起崔白一行今天用了七个多时辰完成四百多里的旅程似乎没快多少,但这是夜间啊,看来那个瘦小汉子在骑马这事儿上,也是非常的高明。

    安排好了传信的事儿,崔白也放松下来,一边继续吃,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韩攻聊天。这个军机府的密谍相当的老练,态度恭谨得过份,却又滑不留手,没有被套出什么有效的信息。崔白也不为已甚,既然是带着和平的意愿来见辽军的统帅,也就轻轻地放过他去。

    吃饱喝足,回到韩攻已经准备好的本城最豪华的客房,躺在干净柔软的床铺上,原本疲惫不堪的崔白却睡不着。

    燕云十六州入辽之手已经一百八十余年,大宋失去的不仅仅军事上的地形与长城防线。更重要的是,有大片传统农业区被辽所占据。农业耕作利用土地的效率远远高于牧业,而且对恶劣气候的抵御能力也更强。草原上的牧民,赶上连续几年的好天气,能够将畜群保有量扩大好几倍,但是只要遇到一次白灾,就立即损失掉大部分甚至所有积蓄。

    农业生产极大地提高了辽国的国力与财力,农业区原来的汉人又将先进的耕作技术与生产方式教授给混居的辽人。随着与宋之间的大规模贸易,更多的先进技术向北扩散。包括冶金,纺织,建筑,造船,机械占据中原与岭南大片土地的大宋,实际上已经失去了过去上几千年一直维持的,相对北方草原民族呈辗压态势的技术领先。

    西汉名将陈汤曾经说:夫胡兵五而当汉兵一,何者?兵刃朴钝,弓弩不利。今闻颇得汉巧,然犹三而当一。失去技术优势,使大宋在与北方的军事对峙中,也仅能维持平衡,失去了主动进攻的能力。

    宋辽之间长期保持的和平状态,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幸事,但也埋藏下巨大的危机。宋辽谁都吞并不了谁,结果就是军队战斗力迅速下降。

    但正如好古兄已经看到的,东北方向的威胁正在迅速加剧。女直人从宋辽技术交流中同样获益良多,从渔猎社会转向为半农业社会,也掌握了对于军力来说最为重要的冶金业。崔白比好古兄看得更为深远——因为另一个时空的历史就是如此走向。

    女直最终击败辽国,挟大胜之势,秋风扫落叶一般攻陷汴京,将边境线向南推到淮河一线。获得了更大片农业区的北方帝国,在耗尽动能之后,与偏安江左的宋形成均势。然后历史再次重演。

    在与南宋长期的对峙中,金国的军力也逐渐衰朽,上层社会开始崇尚享乐安逸。当草原上一股强悍的新兴力量崛起后,如冰风暴一般迅速席卷了金,接管其全部的经济技术遗产。

    南宋在压倒性的北方军事力量压力下,坚持了六十余年,最终成为了历史。而中华文明,从此结构性崩解,只留下暗夜中的一摊余烬。

    是刘昭刘大人传令给我,让我注意这两天可能会有北上的守夜人贵人,一定要好生伺候。韩攻恭敬地伺候着崔白一行在惠福店最好的一间阁子中落座,主动开口道。

    崔白点点头,有劳。

    开门见山,表明自己是谁的人,韩攻也证明了自己是个值得花点时间进行沟通的对象。

    在这个时空中生活了几十天,已经彻底颠覆了崔白对古人的刻板印象。以他接触过人来说,大多数都对自己所处的地位与需要达到的目的有着极为清楚的认识,并总是能够采取最为得体与有效的应对。

    那个混在人群中,用一根头发丝惊了崔白的座骑,却没有逃脱刘长明犀利眼力的瘦小汉子,为四人分别送来洗面热水与干净葛巾,忙而不乱。崔白舒舒服服地享受着服务,感觉透骨的疲惫正在一点点地消退,并不着急探究韩攻的任务。

    等大家都收拾得清清爽爽,一盆盆冒着热汽的各种烩菜就次第上桌。

    崔白赞赏地看看韩攻,对于一天赶了四百多里路的旅人,没弄那些几十个碟子的菓子与花哨拼盘,实在是很贴切的服务。

    喝了一大口暖暖的羊汤,又猛吃了一阵厚度切得恰到好处的羊杂碎,崔白满意地叹了口气,将筷子一放,才对伺立一旁的韩攻开口道:我此行是去见都元帅刘昭。

    韩攻躬身道:敢问贵人上下。

    崔白一直没有通名。对方是军机府的谍子,自己是守夜人,而且地位比他高,又是在宋境,不通名才是正常。但如今韩攻主动问起崔白的名姓,于礼不合,但却有必要。他要问的,实际上并不是崔白的名姓——守夜人的名姓,就是一个代号。

    守夜人特使崔白,代表大宋枢密院,代表政事堂,与贵国南京兵马都元帅,军前议事。

    韩攻腰身躬得更低:贵人可有凭信?

    态度愈加谦恭,言语却直指关键。

    崔白想了想,从怀中取出那支铜节,放在桌面上,青铜表面错的赤金文字在灯下晃眼。

    执节处置诸国及外藩事,同知天下诸州府军镇事。第三号。宣和元年五月初十日,中书门下,政事堂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