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帝国小说 > 明月出祁连 > 34、沁河口保卫战 三

明月出祁连:34、沁河口保卫战 三

小说:明月出祁连作者:准噶尔刀王

    洛水河纵贯陕西南北,但实际上整条河流自古以来都没有修建过什么象样的水利设施,位于洛水和渭水下游的华州虽然是地处平原,可是绝大部分农田都无法得到灌溉。在后世,承担着澄城、蒲城和大荔三县主要灌溉任务的洛惠渠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完工通水,而现在李岘要做的事就是让这一水利工程提前八百年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修建整个洛惠渠水利工程最大的难点就是要开凿一条横贯铁镰山的穿山隧洞,这在火药和水泥出现后,实际上是可以完成的。

    至于人力,现在李岘正是发愁的给这些厢军们找事干。

    在去年将拦河大坝的地址选在了白水河口下游不远处的山谷出口外后,李岘就已经开始了白河口水库大坝的修建,今年则是准备进行隧道的开凿工程。为了统一管理,李岘奏请太子府将有一定经验的沈深调任为华州知州,全面负责这项规模并不算的水利工程建设。当然,具体负责施行的官员还是以兴州道院出来的学生和李家工坊出身的匠头们为主。

    在简单安排完关中地区的流民安置及军屯事宜后,李岘以巡察军务为由,与刘法一起又返回了陇右。

    这次两人没有去秦州,而是直接到了兴州。

    因为兴州铁坊主管李和与兴州道宫学监张佐都来信报告说有几名学生和铁坊的匠人们合作,试制出了几支符合李岘要求的火铳出来。

    这是李岘这一段时间里听到最好的消息。

    一个来自于后世的灵魂,对于火器的执着和偏爱是这个时代的人难以想象的。实际上早期火枪的制造并不算复杂,在锻造技术和钻、铣等金属加工技术达到一定的程度时很容易就能制造出合格的枪管出来,锻钢的强度也基本上就能解决火药室的炸膛问题。

    在《武经总要》里实际上已经记录有两种早期火枪和抬炮等三种火炮的制造技术,只不过李岘随口所提出的使用后膛装药方式使得这世界上第一支实用火枪的出现被推迟了四年左右。其后李岘又提出了使用燧石击发点火,又让这一进度再次向后推延了两年。

    与另一世界到了明朝中期还在使用铁皮卷打出来的枪管不同,兴州铁坊和学宫的起步更高。由于有水力钻床和水力锻机、轧机的存在,枪管是使用锻轧而出的钢棍直接钻出来的无缝钢管,就是枪管的内壁的精加工还需要匠人们用手摇铣刀手工慢慢切削出来。

    李岘每年实际上都要专门来兴州铁坊好几次,除了为学生们传授些新知识外,就是指导火枪的研制。

    相比于弓箭,黑火药时代的火枪都没有多大的优势,但是火枪却能完全取代用于直射的钢弩。由于箭枝重量的原因,弩弓的最大直射距离只有八十步左右,而弓箭在抛射时的穿透力和速度又会锐减,杀伤力会急骤下降。

    超过一百步以上的箭枝很容易被躲开或者格挡开,而弹丸则不存在这个可能。

    当然,火枪最大的好处是只需要进行简单的训练,一个老人或是少年就能够轻易射杀一名精锐的骑兵。可以说火枪是草原民族的噩梦,自从火枪在世界上普及之后,世界军事战争的结局就从比拼士兵武力转向了拼比兵员数量和装备的时代。在热武器时代,基本上没有再出现人口只有数百万人的民族战胜和统治数千万以上大民族的事例。

    这也是后来到清朝时满人为什么禁枪的主要原因。

    在前世时李岘也是一直固执地认为,汉武帝才是毁灭了华夏民族辉煌传统的罪人之一,独尊儒术禁锢了整个民族的思想,而盐铁令的苛政颁行又让这个民族从铁器时代又退回到了木器时代,阻断了整个民族的生产力发展进程。而他的领土扩张政策又差点导致国家的崩溃又被儒家总结为所谓的好战必亡,使得整个民族丧失了对外扩张的**。

    铁器的官营和禁令让整个民族的生产力发展水平停滞不前,好战必亡的口号让整个民族失去了对外扩张的勇气,永远被禁锢于这片东方的土地内。当这些土地由于生产力发展水平的停滞养活不了足够的人口时,汉民族就陷入到了动乱和自我残杀,以减低人口数量的怪圈里。

    人口的增长、生产力发展的停滞、又失去了民族和领土扩张的勇气,这些都让建立在这个国家内的王朝一直陷入到了一种不断兴亡交替的死循环当中。

    铁与火,才是这个世界的发展方向。

    科技的进步是靠人力和金钱两个方面来推动的,拥有钢铁工坊、铁器工坊和火药制作工坊的李岘想要制造出火铳来并不是难事,实际上兴州铁器工坊里已经研制出了十几种威力并不低的各型火铳出来,只不过由于李岘过去挑剔的原因,才只是试着装备了一支只有三千人的火铳部队出来。

    这支部队一直负责维持兴州和兴元府的地方治安,只有一些剿灭山匪的作战经验,这也是刘法这老家伙一直瞧不上这支部队的一个主要原因。

    兴州铁器工坊后院,有专门开辟出来的火器试验场,紧靠着后山。这一大片区域都用院墙给封死了,不允许人员任意在其中行动,以避免发生意外。李岘和老刘抵达铁坊后,也顾不得休息,就兴致勃勃地赶到了这片武器试验场。

    李岘看着已经毕业一年多的学生许焘的手里拿着的一支尚有余温的火枪然后对他说道:这种火枪是你们几个带头设计研发的?

    许焘站在李岘身边很恭敬地说道:是的先生,学生基本上是按照您的要求去进行设计和研制的,后膛装弹和装药,定装发射药的包装和爆竹相似,现在的缺点是枪膛部位重量较大,打开和闭合时不是特别轻便。

    他一边拉开枪机,一边向李岘解释着。

    为了防止炸膛,枪机和火药室用锻钢块做得特别厚实,枪膛分为上下两半,上部可以后拉打开,有些类似于后世的气步枪枪机设计,只不过没有撞针等击发机构,滑动的实心钢柱在合上枪机后会把纸柱定装的火药和弹头压紧压实。

    到了二月中旬,黄河已经全面解冻,原本防守黄河一线的陕西宋军从上到下都算是松了口气。金人过不了黄河,西夏人就不敢再动手,建炎二年,大家都差不多能渡过一个平安的年份。

    在宋军的严防死手下,再加上黄河以北各地蜂拥而起的义军在破坏后勤线,宗翰的主力部队一直没能渡过黄河。而完颜宗辅所统领的金国东路大军的进展也是很不顺利,虽然是渡过了济河,但在淄州、青州城下却遭到了宋**民的顽强抵抗。由于损失严重,宗辅也不得不放弃了继续南下的打算,又放弃了刚占领的齐州、淄州和青州三城,将主力退回到了济水以北。

    随着春天的到来,气温逐渐回升,金军已经是放弃了在汴梁会师的计划,开始准备再次返回北方休整。

    刘法在三月初从陇右来到了长安,这次是专程觐见太子和太上皇的。太上皇赵佶原本还有些指望像刘法这样的老臣会站在他这一边,但在一番见面下来,也算是彻底死了这条心。李岘在这一段时间也是呆在了长安城内的陕西六路置制使衙门,处理一些关内的军务,主要是安排在关中的军垦屯田事宜。

    在这个冬天,从河中府又有大约五十多万的难民逃到了关中,李岘也只能是采用大宋国通常所用的招募其中丁壮编入厢军,其余编入军户来暂时安置这些流民。关中平原可以用来军屯的无主荒地很少,但是除了京兆府周边和凤翔府,其他各州府水利设施很不完备,旱田比水浇地要多得多。

    这就给了李岘很大的施展空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