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青春游戏 > 试探性接触 > 57.假期

试探性接触:57.假期

小说:试探性接触作者:舍小予

    顾一曦接下来的工作并没有因为跟叶谦的事情被叶峰知晓后而减少,甚至也没有被雪藏, 而是接踵而至, 把所有的时间都排满了。

    叶谦按照叶峰的意愿离开了公司,可以专心的在家里写书。

    顾一曦每天天南地北的来回跑,为了配合宣传, 参加了楚子阳的真人秀节目,两个人在镜头前表现的恩爱异常,虽然知道是假的, 可叶谦还是忍不住吐槽。

    叶谦在纷杂的世界里, 无法专心写书, 不知道叶峰是不是良心发现了, 自己的账户上每个月还是有钱汇过来,叶谦看了,也不觉得亏心, 拿了钱, 干脆去旅行找灵感。

    她跟顾一曦约定好, 戏杀青后, 一定要一起去夏威夷旅行,既然档期排不开,只能自己先去。

    飞机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到达火奴鲁鲁机场,一出机场,热气瞬间笼罩在了叶谦的周围。

    她穿着热裤跟吊带,站在出口处,充满夏威夷风情的本地土著民热情的跟着她打着招呼,走上出租车驶向酒店。

    与此同时,到达夏威夷的还有左曾西,养父的公司有些业务在这里,需要她过来处理一下。她一下飞机,就有大批的保安簇拥而来,护送着她走出机场。

    左曾西脸上带着墨镜,面无表情的把手中的机票递给围过来的保安手中,他们会意,拿着机票走到取行李处去取左曾西的行李。

    保安打开车门,左曾西走进去,车子随之开动。

    黑色的轿车相较于外面的炽热,凉爽宜人,只有她跟司机两个人,司机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手上还带着白色的手套,礼貌的开口说道,there are mamy drinks,please help yourself

    左曾西听到司机专业的美式英语,并没有任何怀疑,拿起卡座上的饮料喝了进去。

    司机的嘴角却扯出一抹笑,左曾西并没有注意到。

    左曾西醒过来的时候,正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太阳穴长得发疼,人也有点迷懵。她把睁开的眼睛重新闭上,给昏沉沉的大脑一个缓冲的时间,自己这是怎么了?。

    她不停地回忆着自己失去意识之前的事情,下了飞机上了车,喝了一杯饮料,然后呢?

    是了!就是这里。喝了那杯饮料之后,她就失去意识了!自己现在是不是被绑架了?动了动身体,自己现在就跟一个螃蟹似的,完全被绑的结结实实,一动也动不了,心脏砰砰砰跳个不停,紧张到了极点。

    倒是衣服还完整无缺的穿着,虽然难免出现被绳子勒绑出的褶痕。绳子?一根足有拇指粗的绳子五花大绑的缠绕着她,把她结结实实的固定在了一张椅子上。

    看起来,她似乎是被,绑架了。

    当她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的事物清晰了一些,自己的心情也逐渐被控制下来。

    这个时候说完全的平静当然是不可能的。即使如左曾西这般见过大风大浪的性格,也无法在遇到这种情况时无动于衷。不过,至少保持表面的平静还是有必要。总不能立刻就两眼一翻昏过去,或者昏不过去的话咧开嘴放声大哭。

    那可不是左曾西的风格,应该说是不是左家的风格。

    有生之年居然能经历这么刺激的事情,左曾西真不知道是该诅咒上帝还是赞美佛祖,在脑子里很费劲的思索了一遍,并没有想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虽然养父得罪了不少的人,可人人都知道自己并非亲生,就算绑架了自己,又能对左家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究竟是谁算的这么准确,在她一踏上夏威夷的土地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就绑架了她呢?最主要的是,是在夏威夷,就算要敲诈,也不用跑到这么远吧,且不说钱不好汇过来,跟国内联系要赎金也是个麻烦事啊。要是惊动了国际刑警,要脱身可就难上加难了,绑匪还想不想拿到赎金了。

    动了动被绑在在椅子后边的胳膊,发现想要弄松这个绳子实在无异于蚍蜉撼树,左曾西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放弃了这徒劳的举动。转而抬起头,观察起她所处的这个房间来。

    看起来应该是哪家酒店的套间,装修的档次还是很高。她所处的位置应该是卧室,靠窗一对黑色的真皮沙发,铺了白色床单的双人床,床尾对着的墙上装了平板电视,木纹的衣柜和乳白的墙纸搭配的相当雅致。房间里也没什么易碎的玻璃陶瓷器皿可以打碎用碎片来割断绳子,被绑在椅子上要去打开窗户的插销几乎是不可能的。门外的房间似乎还要大一点,从门那里看过去,视线所隔,看不到什么,也不确定,是否有人。

    左曾西做了一个深呼吸,让心跳稍微稳定一点,然后开始思索怎么应付眼前的状况。还没有见到绑匪,也很难确定他们绑架她到底目的何在。最好当然是单纯的勒索,可也要有坏的打算,万一他们有别的目的,总要想好应对的计策。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外面的房间突然传来极轻的塔塔脚步声,那人似乎在来回踱步。

    左曾西一下子屏住了呼吸,感觉到心脏都骤然停跳了,紧张的辨听着声音的来源。窸窣几声之后,传来了开关冰箱门声,以及开启易拉罐的哧气声相继传来。左曾西的心几乎要跳出胸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住门口。

    那里出现了一个身影。

    棉麻的纯白t恤,质地优良的黑色五分短裤,中分的卷短发,刘海却很长,遮住了两端的眉尾,黑眸的光从发丝间透出来,慵懒又有几分迷茫的气息。修长的身影斜倚住门框,一手插在裤兜里,另一手捏了一罐可乐往嘴边送。

    目光对视的时候,左曾西心里一紧,又稍松了一口气。

    紧的是眼前这个人给她的感觉,有危险气息,却不会让人生了退避之意;而松的是她看出来,虽然表情模糊,可是不管从身形还是容貌来看,这都是一个地道的女人。同性之间无论怎样带来的恐惧都会小上几分,那种强烈的压迫感也随之淡了。

    看左曾西望着自己,那个人有点意外的眉头一挑

    左曾西眨了一下眼睛,没有则声,也没有移开目光。

    她却从门框上直起身子,放下手里的啤酒,径直走了过来。离左曾西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住,两手抱在胸前,自上而下凝视了她片刻,嘴角一抿

    左小姐,恐怕要委屈你一段时间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