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皇后小说 > 桎梏之影 > 第七章

桎梏之影:第七章

小说:桎梏之影作者:guoba

    这座山全都是由石头和泥土构成,空气也十分有限,火势不可能无限蔓延。她只需要在那之前扔掉满身血污的衣物,找到一个偏僻的房间恰好地昏过去,当然脚上还有新割伤的,流着血的伤口。所有的谜团就交给其他人去猜吧,是意外?是神秘不可预测的真神的旨意,对亵渎圣殿之人降下他的神罚?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女奴隶杀光了所有的佣兵?没有任何一个正常人会选择最后一项。圣殿和大祭司的家中都有她提前预备的线索,可以指向另外两位同党,这个计划是完美的。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一个不该出现的声音,仓库外传来人声:怎么了?回话?包裹备好了么?该死,是伊安语,还有残党。

    她努力站直,只要那个家伙出现在门缝中,就是他的末日,但对方比她冀望的谨慎十倍,完全安静的房间实在太过可疑。她必须主动出击了,她抽出最后一柄小刀冲向门缝,刚刚见到对方人脸的那一刹那——

    身后砰的一声巨响。发生了什么?门?她略微分了神,出手的角度偏出了一点,只扎到了对方正好抬起,试图格挡的手臂。在她完全失去站立的力量向前栽倒的瞬间,她发现对方并不是一个人,还有两名佣兵就在两侧相互照应。

    失败了!走!在意识开始模糊时,她听到敌人的声音开始远去,而意想不到的是,大批杂乱的脚步声从身后,从仓库的内部传来。她似乎听到有人在他的身边高喊着什么,然后她被架了起来拖着向前移动。极度的虚弱感从内部开始掏空她,她难以呼吸,喉咙的干渴就像一把小刀在刮着一样,无比火烫,不断膨胀,配合疯狂跳动的心脏,不断接近爆炸的边缘。模模糊糊间,她感到有人在喂她喝水,她狠狠地吞下,然后用尽全力的咳嗽,咳嗽终于,一些力量回来了,她抢过那个水袋,继续喝下,所有的一切开始冷却,她重新活了过来。

    这怎么可能?!阿玛拉听到熟悉的女主人的声音,但一点没有一贯的平静,她睁开眼,很多人影重合又分开,但她的目光很快聚焦到那一大一小的两个身上。怎么会这么快这不对劲她确认自己没有昏迷过去,她计算过距离,来回的时间,无论如何军队都不可能这么快到这里的。

    巨大的那个身影吐出厚重的声音,殿下,您问我的看法,我只是照实回答。

    你说她,阿玛拉,杀了那个仓库里的所有人?你简直是疯了!

    巨人无奈地说:我也不愿意相信这点,但您看看她身上的血,手臂装着的那个装置,还有衣物被割破的地方

    艾米莱那优美的身影走近她:阿玛拉,你听得到我吗?

    阿玛拉意识到自己被两名士兵架着,她努力回话,但只发出简单的音节:我我她努力地伸出手,想要握住女主人那柔软温热的手。

    艾米莱吓得退后了很大一步,你你告诉我实话,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个阴谋?

    她努力挤出一些名词和短句:我我法官胖子他们一伙的,去抓,要快

    胖子?哈米尔大人?阿玛拉艰难地点了点头,艾米莱的声音变得尖细,几乎在喊,卡洛维将军,你听到了,快把这3个该死的家伙抓起来,要活的!

    在下领命。将军走了一步后,看了阿玛拉一眼,你们这队人全部留下,必须保证殿下安全回到宫殿,别多生事端。

    是!阿玛拉耳边响起的大喊几乎再次让她回归晕眩之中,她狠狠地甩了甩头,视野再次回归清晰时,眼前只剩下艾米莱殿下了。

    你知道这些,却还陷我于危险之中?这样高的音调,说明女主人此刻怒气正在不断上涨。

    这是必要的,如果您知情可能会露出破绽,但她说不出口,我不会害您绝对

    不不不不不,艾米莱狠狠地摇摇头,双臂紧紧地抱着自己,那间仓库,简直就是地狱的景象,你究竟是什么人?你的同党是什么人?她说的时候,架着她的士兵似乎也在颤抖。

    这是最不利的发展,她必须解释,同党?没有我

    虽然看上去仍然有些恐惧,但艾米莱的怒气已经无法遏制了,闭嘴!还在骗我!你怎么可能干掉那么多佣兵!你根本不是什么舞女,你到底是什么人,在我身边有什么目的?

    我我只想保护您她努力哀求,泪水一点点涌上來。

    骗子!骗子!父亲是你艾米莱又向后退了两步,她仅剩下的一丁点理智还是阻止了那些不该说出的话,是你蛊惑的贾希尔吗?!你什么时候做的?不,所有的事情都不对,之前的怪病也是你怎么会那么巧怎么倒在我的家门口。是我把你放进来的!是我把你这条毒蛇,你这个邪灵的化身引到我的家中!那个一贯优雅的女主人狠狠地扯着自己的头发,经过精细梳理的秀发此刻已经乱成一团。

    我什么也没做阿玛拉已经泣不成声,您救了我一命,我只想报恩

    报恩?我不需要你这种骗子来报恩!你这个莫特萨德的爪牙,活该被烈火焚烧!艾米莱愤怒的吐出那些字眼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卫兵!把这个女人丢出去,我不想再见到这张脸,告诉所有人,只要她敢出现在宫殿附近,就杀了她!

    阿玛拉哭喊着架走,移出圣殿的大门后,士兵把她带往一个街角,把她狠狠地推倒在地。阿玛拉继续哭着,她以为很快会有人上来,在她后心补上一刀,但很久都没有任何人靠近他。

    最后,卷发的男孩子从阴影中现身,他的脸上都是发自真心的难受:是我害了你我知道艾米莱要离开宫殿,就跑去通知了大卡洛维将军

    原来如此,所以军队会来得如此快,他说得对,是他的错。但阿玛拉却无法恨起这个男孩,别哭了,都是我活该,我觊觎了太多不切实际的东西。

    我不添乱的话,现在一定都好好的

    不,如果他们再晚来一刻,我已经死了,现在我还活着,活着就有可能性。阿玛拉爬起来,坐直后望着男孩哭丧的脸,他,在哪里?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阿玛拉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帕米尔,你在这里,他肯定会回来的。等他回来,帮我转达一句话好吗?

    他们非得这么吵吗?哈娜妮用极轻的声音表示着不满,她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几件珠宝,在她身后,规律而整齐的呼喊声从窗外传入。

    阿玛拉沉默地走到窗边,下方就是皇宫的庭院,数人高的围墙之外,宽阔的道路被临时搭起的营房挤压了大半的空间。原有的兵营不足以睡下新募来的兵源,加上从各处搜集而来的兵器,补给,食物,两排临时的简单棚屋被快速建起,一直延伸到城中心的大广场。每天天色刚亮,一直到温度升到不再适宜体力活之前,士兵和奴隶们就在那个大广场上重复着机械的砍杀和戳刺的训练,每次动作都配合着一声响亮的喝声,隔得这么远都能够清晰得听到,在那其中的话,应该宛如炸雷。

    金发的小女奴放下手里的东西,凑到窗边望向同样的地方,那对淡色的眉毛微微地拧在一起,好好练就行了,这些鬼叫有什么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