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穿越小说完本 > 恐怖小说 > 我的竹马经常死于非命 > 捉奸

我的竹马经常死于非命:捉奸

小说:我的竹马经常死于非命作者:可乐煎饼皮皮虾

    夏夏姐,你来了啊。钟净看到她来了,蔫里吧唧地拦住了她,垂头丧气地打招呼道,我去和老板说一声。

    怎么?你们老板昨天刚结婚,今天就在公司里偷人怕我还要你通报?苏白夏牙尖嘴利了不少。

    初秋,夏季的炎热还未褪去,空气较为闷热,繁星璀璨,明月皎洁。韩教授给儿子端来了一杯咖啡,两人坐在窗前,透过玻璃窗,看到看到万家明亮的灯火。

    父子两四目相对,韩空远眼中的不耐一闪而过。韩教授揉了揉疲惫的眼睛,心中千言万语张嘴却一句也说不出口,韩空远不同于他家里另外那个孩,早过了听他说教的年纪了,年轻的时候韩教授一直忙于学业,甚少参与大儿子的成长,和他在一起的亲子时光屈指可数,记忆中的韩空远是个聪明乖巧懂事的孩子,没有他那两个点的孩子那么调皮,也比他们会疼人多了,就算是韩教授去了国外,每次打电话回来无论是苏家爸妈还是老师朋友说得都是他的好,成绩好、品质好,身体、心理都健康,没有一点儿让他担心的。

    空远,爸爸相信你。韩教授最终放弃了说教,轻轻拍了拍儿子的手背,对他柔声细语地诚恳道,爸爸相信你做的选择肯定是最正确选择。你是个聪明善良的孩子,这么多年,哪怕爸爸亏欠你那么多,你都没让我操心过半点。你说要和夏夏结婚了,爸爸相信你是真心的,现在你不要和夏夏在一起了,肯定也有你的苦衷、你的打算。远,儿子,你要是有什么不

    我没有苦衷,没什么打算。韩空远站起身打断了韩教授,下了‘逐客令’,不想就是不想了,你去睡吧,不早了,明天还要坐飞机。

    韩空远送他父亲韩教授出卧房。韩教授慢吞吞地走到前面,扒拉住了门框,回身看他,说道:远,如果你真心是变心不想和夏夏在一起了,你可以把事情处理得更妥善些,为什么要弄得好像要和所有人敌对?

    不劳你替我考虑。韩空远嘲弄地一笑,我没有变过心,离婚这事我不会妥协的。这些说了你也不懂,别再问了,你安安心心回你国外的家,当好你的挂名爹,我这里没有什么事是你能管的。

    韩教授无力反驳他的话,可这些看似平淡的言语却深深刺痛了他的心。回到客房,韩教授碾转反侧一夜,怎么也睡不着,他回来这一趟短短几天经历的事情让他感觉瞬间苍老了十几岁。

    次日,韩教授没有再驳儿子的意,听从他的安排踏上了回程,就像十多年前带着颗破碎的心离开一样,十多年后的韩教授依然无限悲伤地离开了这块故土,儿子是他选择放下的,或许在他放下他的那一刻,他就无权再给他的人生指引方向,当年他失去的不仅仅是挚爱的妻子还有他们爱情的结晶,如果要痛恨,恐怕只能痛恨当年那个夺走他妻子性命的罪恶凶手!

    踏上了飞机,韩教授手中紧紧攥着机票,终究还是无声地泪流满面,昨天韩空远受伤的事情,虽然夏夏和他都有意隐瞒,他还是从张洁口中听出了端倪,有那么一个人躲在暗处已经攻击了他们好几次了。想到这儿,韩教授的心口像是被人使劲抓在了手中,疼得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到底是什么人要伤害他的孩子?为什么就不能让他的家人平平安安的?韩教授站起身想要下飞机,想要留在大儿子身边陪他度过难关,旁边的乘客不解地让出了位置,走到门口,理智又让他停下了脚步——韩空远强烈不希望他留下。他十数年未在国内生活,国内日新月异的变化也让他感到陌生,留下恐怕会帮倒忙,并且,国外的妻儿还在等着他回去

    韩教授坐上飞机就这么走了,苏家爸妈脾气再好也忍不住抱怨他的不负责任,当年为了学业、事业离开儿子去挣钱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儿子处在结婚离婚这么重要的人生关口,他还是啥事不管拍拍屁股说走就走,把这烂摊子甩给了他们老两口。过分!苏妈妈气得指着天花板抱怨,他们爷两一个德行,一点儿责任心都没有,结婚、离婚是他韩空远上嘴皮子碰下嘴皮子说两句话就完事了的吗?他是不是时候没被我揍过,皮痒得慌。

    你声点,声点。苏爸爸怕老婆吵醒了女儿。昨天他们老两口不放心闺女,就在别墅里住了一晚上没回去。昨天婚礼先离开的亲朋好友陆陆续续来电话,他们都一一替女儿回复了,只说女婿没什么事了让亲友们不用费心,昨天喜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的事情他们感到很抱歉,父亲两又被众亲友反过来安慰一顿。两人很默契地把女婿要悔婚的事情给瞒了下来,这事要是传出去,那真的是一家人脸都丢大发了。

    一向开朗的苏妈妈忍不住唉声叹气,前些日子才染黑的头发怕是又全部白回去了,越想越难受,怼自家老头说,声什么!?我还没说你呢!我说了他们两不能结婚不合适!你倒好,给我吹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男才女貌、男财女貌,般配般配,从早到晚、从早到晚给我洗脑洗脑!你看般配个什么!般配个什么?不行,我一定得找远说道说道去,他怎么个意思,他得当面和我们解释清楚!

    从离开举行婚礼的酒店回来到现在,苏妈妈不仅没见过韩空远一面,连电话短信都没收到他的,这太不合理了,这是放以前从没有过的事情!

    苏妈妈思来想去,给韩空远发了语音留言,让他回家把事情摆清楚,再装死不露面,她上门收拾他。

    妈,你能不能别管我和韩空远的事情了啊,我自己会处理好的。苏白夏换了一身运动装从楼上下来,虽然被她妈闹得有些烦躁,还是忍耐着情绪说道:他就是昨天脑袋撞门上给撞傻逼了,你们快回家去吧,别在这儿添乱了好不好?

    添乱,添什么乱?苏妈妈是个暴脾气,逮着女儿还想说她几句,被心疼闺女的苏爸爸拦住了,行了行了,女儿不难受?她那么多大的人了还处理不好自己的事情?再说,他们的事你说那么多有什么用。

    对着苏白夏,苏爸爸立马换了种轻柔的语气,夏夏,饿了吗?晚上想吃什么?爸爸给你做,吃红烧鱼吗?还是可乐鸡翅?

    苏大伟!被差别对待的苏妈妈差点和苏爸爸两人杠起来了。苏家这边乱成了一锅粥,反观去了公司的韩空远却是一片风轻云淡。

    公司里的员工见到老总都忍不住腹议:不是昨天才结婚?今天就上班?工作狂太可怕了吧!看来他们的老板娘往后是管不住老板了。

    听完苏妈妈的语音留言,韩空远顺手就将手机递给了拿资料过来的钟净。

    啥?钟净一脸懵逼。

    帮我会信息。韩空远嫌麻烦,让钟净去组织借口回复苏妈妈,别把事搞砸了。

    钟净领了命,还好说话是他的长项,敲了会儿手机信息,他抬头问韩空远,老大,您答应和阿姨见面吗?

    过几天再说吧。

    得令!钟净嬉皮笑脸应了,边发信息边装不经意地问道:顾颜要和您谈谈她被辞退的事,老大,您真打算辞了她吗?

    嗯,让她进来吧。

    老大,我能问句为什么要辞退顾颜吗?她的工作能力全公司的人有目共睹,少了她好多事情

    少了她我的公司不会开不下去,废话少说点,出去回信息,去叫顾颜进来。

    顾颜是带着怒意走进的办公室,她拉开椅子,很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他对面,你要无故辞退我?我不接受。

    闻言,韩空远勾了勾嘴角笑了,他说,工作上的事情我们不谈,我付钱,你干活,你尽心尽力办事,我给的工资也对得起你的价值。私事上,我帮过你。韩空远缓缓收起了他那仅仅是牵动了皮肉的笑容,平静地注视着她,但你在我失去记忆期间,坑苏白夏去调查柳羽,把我和她拉来当你对付柳羽的工具,这就是你回报我的方式?

    不,老大,我刹那间,顾颜冷艳的外表出现了慌乱,我不是她想辩解没有将苏白夏当成复仇工具,可事实上她的确利用了苏白夏,这个事实扼住了她的喉咙,辩解的话,她不能昧着良心说,我是对不起夏夏,但柳羽是确有其罪!是他要杀

    闭嘴。韩空远冷冷地打断了她,想杀苏白夏的人不是柳羽!

    我顾颜低下了头,她不想离开,不仅仅是因为工资待遇,请再给我一个机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